2017年、2021年,这款比白毫银针、白牡丹还稀缺的霜降茶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福鼎白茶

白茶阁资讯:阳光暖暖的,洒在阳台上。

李麻花抱着新入手的空气炸锅,正从里面夹烤鸡翅吃。

腌了半小时的鸡翅,又烤了二十分钟,十分地入味。

外焦里嫩,丰腴而不油腻,她一个人可以吃十只。

于是遭到村姑陈的调侃:人家说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你这么能吃,是很难老去的。

李大小姐啃干净最后一只鸡骨头,反击我:司马懿打探诸葛亮的情况,一听到探子说,他每餐吃不了一碗饭,就大为高兴,工作这么累还吃这么少,诸葛孔明命不久矣。可见能干的人就要能吃才行。

好吧,这逻辑没毛病。

2017年、2021年,这款比白毫银针、白牡丹还稀缺的霜降茶

大获全胜之后,她一边去鼓捣炸薯条,一边叮嘱我,哎,等我回来再泡霜降,别偷喝。

好吧,那我就先闻闻霜降的干茶香,再来喝它吧。

在霜降那微带甜意的清冽干茶香里,晒着温暖的阳光,差点就迷醉了去。

《2》

有茶友前几天来激我。

说,预订的霜降已经发货了,但为什么品鉴一直没写,是不是村姑陈江郎才尽了?

非也,非也。

并不是写不出来了,而是,今年的霜降茶,不打算上架。

村姑陈是从来不吃激将法这一套的,三国看多了,当然知道冲动是魔鬼。

老刘白帝城托孤的故事,至今还记忆犹新,不敢忘也。

霜降不上架,也是经过了反复的思考之后,做出的痛苦决定。

这样肯定会伤害一部分茶友,但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

霜降已经在预订的时候,分享过一大半给了茶友们,余下的极少量,如果上架,也不够抢的。

干脆,就让它从此消失在茶海吧。

至少,江湖上仍然保留着它的传说。

《3》

霜降茶的诞生,是极偶然的。

第一次采霜降茶,是在遥远的2017年。

那年开春晚,天气热得慢,春茶季直到3月23、24号才开始,比常年整整晚了半个月左右。

这天气已经极为特殊了,谁知道,那年的夏天,竟然闰六月。

好家伙,两个六月。热到流火啊,天要热爆了!

那年好多平地的茶园子,都晒焦了,尤其一些种植地点选择不当的——不透风的山坳,凹陷的洼地——太阳盯着晒,地势低没有山雾滋润与降温,不透风热量还散不出去——闷着,娇弱的茶树们,就晒焦了。

那年夏天,满手机屏幕都是平地和低海拔地区的茶农在哀嚎。

太姥山上的白茶,幸而地势高,通风良好,山雾较多,日晒时间短,得以在这恶劣的环境里,安然度过漫长的火热夏季。

然而,夏天虽然过了,秋天依然不短,并且,入秋了依然很热。

短袖一直穿到了寒露节,以后。

2017年国庆节后大半个月,我们还在穿短袖,商场里的秋装,无人问津。

山上的茶树也是,一直在生发。

S师傅突发奇想,说,往年霜降节,茶园就封山了,今年这么热,茶树一直在发,干脆,采一场霜降茶算了。

也就这个爱茶成痴、除了做茶别的都不会的“茶疯子”,才会在这种特殊的年头里,做下了一批五六年后被广大资深白茶粉丝们奉为经典的“霜降茶”。

在别人都关门下山,出去旅行,游览祖国大好河山的时候,他把霜降茶,采下来,晒晒干,又烘干,小心地密封储存了起来。

隔了一段时间,惴惴不安地称了五克出来,用山上的泉水一泡,呀,吓到了。

他的原话是,从来没喝到过这种味道的茶。

寄了一箱下来,我一喝,也是惊为天茶。

独特的天气,精湛的技术,爱茶成痴的人,这三个元素合而为一,成就了这经典的、别家没有的,霜降茶。

那时候我们就知道,要让天气,技术与人,三者合一,是极难的,很多时候,有了技术与人,却没有天气配合,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

要让天气一路热到霜降节,除了2017年的闰六月让夏季生生延长一个月之外,好似,也没有别的可能。

而下一次闰六月,当时我查了一下,要十九年之后。

天啊,十九年一遇的霜降。

且喝且珍惜吧。

于是那一年的霜降,除了少数老茶友得到之外,便鲜少在市场上露面了。

它成为了一个传说。

美丽的,经典。

《4》

2017年之后,三年的时间,霜降节都没有采到过白茶。

天气太冷了,茶树拒绝生发。

它只想把能量,全部留下来,用于抵抗寒冷。至于发芽长叶,那是明年春茶季,春暖花开之后的事情了。

现在,茶树们只想好好地睡一觉。

休息,休息一会儿。

实在是非常地令人失望,故而也就觉得2017年能采到的那一场霜降茶,真的是上天的恩赐,真的太珍贵了。

就想给它改名叫“天赐”算了(陈天赐,这名字列位看官觉得如何?)

时间转眼就到了2021年。

今年没有闰六月,但今年的夏天,同样极长,极热,热到人只想泡在水里,热到太姥山的秋季,也是一片短袖的天下。

立秋的时候,村姑陈看着头顶的烈日,直想问S师傅,今年这么热,能采霜降否?

但没敢问,有的时候,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

到了寒露节,天气还是很热,终于忍不住,在徘徊了几个小时,反复去茶园观察过茶树的生长情况之后,把那句在心里盘旋了数千遍的话,问了出来:今年霜降,能采茶么?

师傅一阵哆嗦。

村姑陈赶紧给他满上一杯白毫银针,谄媚地说,如果能采霜降,我家的老茅台,送你一瓶。

他抬头看我一眼,看到了我眼中的热切与希望。

他点了点头,说,到时候看吧,如果霜降的时候天气好,那就做一场。不过量不会很多,要留着明年采银针。

好好好,我满口答应下来。

量少,总比没有好吧。2017年到2021年,整整四年了,才采得了这一季霜降,多么珍稀的茶,量少也正常。

《5》

于是,就开始了请工人,谈工钱,采茶,做茶的一系列工作。

霜降茶是定制的,别人家都不采了,工人也都转行做别的工作去了,这时节根本不是茶季,要请人,工资不低。

熟练工,人少工资高。

请到人之后,要谈采摘的标准,不能随性子来。

主要有三不采:梗太长不采,叶太多不采,没芽头不采。

还有就是,最好采叶片少的,能采牡丹等级的最好(霜降牡丹,这是后话了)。

采好茶青之后,做茶也很关键。S师傅盯着,早晚不停。终于,一个月之后,有了成品。

他没骗我,真的好喝,与众不同,想象不到的那种好喝。

但量也是真的少。

除了预订的那一批,就所剩无几了。

于是,村姑陈才没有写品鉴,因为不准备上架了——与其因为量少,无法均分让茶友们牵肠挂肚,不如干脆就不给念想。

没有希望,就不会失望。

这几天霜降茶的好评一直在反馈回来,预订的茶友都热切想要加单再买。

也只能拒绝各位了。

请多理解,请多包涵。

《6》

种茶,就是看天吃饭。

这句话,从前我不太明白,如今,是印象非常深刻了。

因为天气的因素,2017和2021,才能采了两季的霜降白茶。虽然量极少,不过也聊胜于无。

人与茶,亦是讲缘份的,有缘,能喝到2017年的霜降,却未必能喝到2021年的霜降。

同理,买到2021年霜降的茶友,却未必能同时拥有2017年的霜降。

如果能两款霜降都同时拥有,那真心觉得,可以去买彩票了。

能拥有两款白茶界的“神奇之茶”,未来在白茶圈里,也是极有话语权的。

毕竟,下一次再采霜降,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了。

故此,村姑陈在此祝愿所有有幸拥有霜降的茶友们,好茶在杯,岁月静好。

浮生只合杯前老,香满茶桌畔。

了解更多安吉白茶资讯,关注安吉白茶网 【www.123nice.net】

版权:茶农老司机

白茶阁为您提供低端茶、边角料、没人要的寿眉茶质量怎样的图片、评论、观点、详细资讯,寿眉茶质量怎样相关文章信息。

相关阅读:/

安吉白茶

联系方式:微信号:baichage123

地址:浙江省 湖州市 安吉县 递铺镇 安城村

关键词:寿眉茶

推荐阅读: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