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姑陈与太姥山高山白茶园的七年之约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福鼎白茶

拿到有机证的时候,有点想哭。

它其实只是一张轻如鸿毛的纸,但于村姑陈和李麻花而言,却重如泰山。

在它的背后,是无数年轻女孩子想要买,却舍不得买的东西。

是一只一只的名包。

是一餐一餐的美食。

是一程又一程的旅行。

是一套一套的护肤品。

是一次又一次的享乐……

这些年,这些统统没有。

一是没时间,二是,没钱。

很难想象吧,我们俩,没钱。

钱呢?

村姑陈与太姥山高山白茶园的七年之约

在山上啊。

在那片有机茶园里。

全都化作了工人的工资、养护的成本、还有,羊粪。

那一车又一车地带着味道的羊粪,运上山,再扛到茶园,洒下去的时候,人家觉得臭,我闻到的,是希望的味道。

李麻花那么娇生惯养的人,亲自去帮忙抬羊粪,拆开,洒到茶园里。

脸上带着甘之如饴的微笑。

这些年,没有做头发,做脸,没有买几件新衣服,一只包用了三年还没换,房子也还是当年那间老公寓。

我们把所有的盈余,都扔进了这片生态有机茶园里。

一年又一年,一车又一车的羊粪倒进去。

终于,在今年的春天,这个降雪倒春寒的2022年4月,我们收获了希望。

那本可以证明我们所有努力的有机证,终于,拿到了手上。

激动得有点忘形,像范进中举。

《2》

不知道是从哪里想起,要去投资一片有机茶园的。

也许,是从东南茶王欧阳康把全部运茶船装满石块,沉在闽江口以抗日军的时候;

也许,是在柏柳听到梅相靖老师讲述,民国时期梅筱溪老先生带领全村茶农种茶制茶,让福鼎白茶远销海外的时候;

也许,是在茶青年年涨价,我们预见到终有一天要被卖茶青的茶农裹挟到身不由己的时候;

也许,是看到王阳明写“人定胜天”的时候;

太多了,不知道哪一个才是契机,也许,上述都是。

也许,就是这些点点滴滴,构建了村姑陈有关茶叶的蓝图,与梦想。

李麻花是一个感性的人,村姑陈是一个理性的人。

但在投资有机茶园这件事情上,我们这两个冰与火,居然,达成了一致。

这一次,我们没有分岐,咬着牙,一笔一笔从牙缝里挤出钱来,砸进了有机茶园里。

一砸,就是五、六年。

那些一篇一篇手打出来的血汗文章,那些卖茶赚回来的钱,那些卖茶具赚回来的钱,扣掉团队的运营成本,扣掉仓库的维持成本,全部,变成了羊粪。

人家眼里,羊粪是臭的。在我眼里,羊粪是香的。

这些年,没有时间谈恋爱,我们所有的精力,都奉献给了茶叶,以及这片茶园。

《3》

最初的时候,茶园是一片荒山。

老S托人找了半天,才找到这一片风水绝佳之处。

他那么谨慎的人,要投资这么大的资金,当然是要反复斟酌,看个清楚,算个明白,多番考量,才会定下来。

相中了地,但却要开荒。

然后就是投钱,雇挖机勾车上山,把杂生的灌木推平,把茶园一梯一梯地挖出来。

这一搞,就是两三个月。

那时候正好是秋茶季,老S一边盯着做秋茶,一边盯着开山,晒得黑乎乎的,一笑,两排大白牙,很渗人。

好容易,茶园都挖出来了,我们上去一看,好激动。

陆羽茶经里说,茶树的种植“上者生烂石,中者生砾壤,下者生黄土”。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片茶园,正是红色的砂粒壤,里面混杂着大片的乱石,还有天然腐植。

简直就是老天爷赏给我们的一片好土地。

李麻花对着太姥山主峰的太姥娘娘像,拜了一次又一次。而我, 对着脚下的浮云与山岗,一下子,就有了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之感。

站在高处,眼望远处,只觉得,人类如此渺小。

既然只是一粒时光之中的尘埃,那便要努力耕耘,实现最大的价值。

方才不负岁月深长。

茶园开垦完毕之后,第二步,就是种茶苗。

那是一个冬天,我们跟老S一起去山下买茶苗。

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茶树竟然是冬季栽种的——不比别的植物是春天播种。

这信息有点雷到我,很想致电高中生物老师,质问她当年为何误导了我的农作物种植观。

买茶苗的地方,是一个小茶园,它不同于其它茶园的,是它种植的茶树,只是茶苗,虽然成规模,却是小小的,细细的,低矮的。

那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老大爷培植的。

他用本地话问老S,你要多少?

老S报了一个数,老大爷就开始拔苗。

五棵五棵地拔出来,数好五十棵,扎一捆,放在一边,再继续拔。

老S在一边蹲着看他拔茶苗,脸上带着幸福又满足的笑容——好像在看着孩子的降生。

我知道,这也是他的梦想。

一个半路出家的制茶师,一个初中文凭的农家汉,能自学成才,成为村里首屈一指的制茶师,现在还能盘下那么大的山头种有机茶,于曾经的他,是想都不敢想的成就。

这一切,起源于他对白茶发自内心的热爱。

也源自,他对白茶制作技艺精益求精的锲而不舍。

那批茶苗后来运回山上,种进了有机茶园里,多年之后,成为了今天,大家在我的镜头里能清楚看到的,翠绿葱茏。

当然,后面还补种了一次。

因为到了第二年,夏天,来了个超强台风,正面登陆福鼎,把许多的茶园都吹毁了。

我们那一片,由于老S千挑万选出来的,抗台风的能力超强,茶苗只损坏了大约十分之一的样子。

遂补种了一批。

这些补种的茶苗,比第一批,要矮小一些,细弱一些。不过,四、五年过去了,这些茶树也长大了,不细看,是分不出来的。

但是我记得。

我记得吹坏的是哪一片,哪些是补种的,我熟悉这片茶园,就像熟悉家里的书柜,和辞海的目录一样。

你在乎的东西,会牢牢印在脑子里。

总是忘不掉。

《5》

接下来,就是大把砸银子了。

老S每个月会来要钱。

固定,10号。

要除草,要维护,要修剪,要施肥,要打有机农药——一种让破坏虫子的脑细胞,让它感觉不到饥饿,最后饿死自己,掉在土壤里,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先进无公害农药。

这些,都要钱,都很贵。

更贵的,是羊粪。

当然,最贵的,是老S的认真。

人家种有机茶,施肥只施薄薄的一层,有施就可以了。老S这个茶疯子,不这么想。

他做不来投机的事。

他说,羊粪洒太薄了,万一以后发证机关来取样,取到的土壤里羊粪肥力不够,不批准办证怎么办?

他总是小心翼翼,诸葛一生唯谨慎,我说不出他这样执著有什么不好,只能随他去。

所以,他就把羊粪,当成不要钱的东西,一遍又一遍地铺上去。

我们去参观过别的镇子的有机茶园,早拿到了证的那种,那土壤上,根本看不到羊粪蛋蛋的影子。

一问,人家说,有机肥洒一点薄薄的就可以了,洒那么厚干嘛,很贵的。

看吧,谁都会当家过日子,就老S这个傻子,奢侈浪费——他对自己是节省的,只有过年才添新衣服,但对茶园,特别舍得花钱,大把扔进去,比亲儿子还亲。

于是就可以看到,别人家的有机茶园,夏天的时候,土壤里的杂草并不多,而我们家的有机茶园,那杂草,生得葳蕤又蓊郁,绿油油,还开着各色各样的花朵,美丽得很。

都可以借给影楼拍婚纱照。

《6》

去年年底的时候,老S跟我们说,今年春季,要请发证机关来给我们的有机茶园检测,评估。

我们就开始期待了。

就像怀胎十月,即将要分娩,那种紧张又渴盼的心情。

春茶季的某一天,来了两个工作人员,去生态茶园,取了土壤,又到仓库,取了茶样。

后来又来了一次,去茶园捣腾了半天。

走了。

没有下文。

李麻花问老S,这有机茶园的评估,是不是也有没过的先例?

老S想了想,说,有啊,上次谁谁家的就没评估过,有几个指标不达标。

一言吓出我们满身冷汗。

想到这么多年的投入就要打水漂,那种心情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还好不久之后,就收到了喜讯。

有机证,下来了。

那一刻,心里的激动,如海浪打来,喜悦的浪潮,瞬间就把人淹没了。

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黄沙始见金。

《7》

有机证拿到了,只是个开始。如果不努力,这证也就是张废纸而已。

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

有了入场券,只代表着,我们可以到另外一片更广阔更大的海洋里,去遨游了。

但并不代表就会游得好,游得远,游得快。

甚至,这里风高浪急,漩涡更多,一不小心,就是大浪临头。

既如此,接下来要做的事,还很多,很多。

上天既帮我们拿到了这张门票,那么,接下来的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,我们就要好好表现,好好谋划,争取,交出一份优秀的答卷。

有井水处,皆有柳词。

有华人处,皆有小陈茶。

这是村姑陈的小小梦想。

难吗?很难。怕了吗?不怕。

这一刻,我已不再是那个被人诟病为“文章写得像村姑”的内向福州女,脱胎换骨间,破茧成蝶。

哪怕越过山丘,早已无人等候,村姑陈也要在新的征程里,一往无前。

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

了解更多安吉白茶资讯,关注安吉白茶网 【www.123nice.net】

版权:茶农老司机

白茶阁为您提供村姑陈与太姥山高山白茶园的七年之约的图片、评论、观点、详细资讯,村姑陈与太姥山高山白茶园相关文章信息。

相关阅读:/

联系方式:微信号:baichage123

地址:浙江省 湖州市 安吉县 递铺镇 安城村

关键词:太姥山白茶

推荐阅读: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