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姑陈带你走进白毫银针的一天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福鼎白茶

白茶阁资讯:人与人的相遇,是机缘。
人与茶的相遇,亦是机缘。
是各种因缘际会,才让这世间的万事万物之间,有了联系,有了因果。
譬如,这白毫银针,它原是生在白茶树上,因何,它又来到了我们的面前,成为茶桌上最温润的那位君子?
它是如何从一颗太姥山间的精灵,吸收了仙山的钟灵毓秀之后,幻化为人间的一颗明珠,在茶汤中释尽一身甘露,最终化为护花春泥的?
它的前世与今生,如何完美地融合,又完美地分割?
今天的文章,村姑陈会带领列位看官,随着一颗普通的太姥山白毫银针茶青,去探寻白茶制作的奥秘。

村姑陈带你走进白毫银针的一天


清晨5:00
太姥山上的白茶树们,正沐浴在初升的阳光里。
初升的阳光,十分地娇软无力,它们融融的,还晒不干茶树叶片上那昨晚残留的薄薄雾水。
这些细小水雾,凝结在白茶树叶片上,正正显露着,昨夜,这些茶树们,做了一场怎样酣畅淋漓的SPA。
茶树们苏醒,伸展,梳理着自己的身枝。
白茶树上今天新冒了一些芽头,而昨天前天冒出来的芽头们,渐渐长成了大姑娘的模样,白毫厚实,身体饱满,叶底嫩绿。
此时,这些芽头,正沉浸在清晨的微风与暖阳下,伸腰展颈,含羞带怯,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采茶工们的采撷。

清晨6:00
采茶工们沿着山路,络绎不绝地来到了茶园。
她们有些比较老,但腿脚丝毫不比年轻人慢,上山的路也健步如飞,如履平地,这是长年生活在山上的人,才具有的敏捷身手与矫健身姿。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太姥仙山,孕育了好白茶,也养育了这一方勤劳的畲民。
经过一小时的阳光照拂,白茶树叶片上残余的露珠,也渐渐被晒干了。
而此时,茶芽们,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苏醒与晨练,也更加地饱满而挺立,等待着采撷。
于是,在采茶工们熟练的动作下,这些丰腴秀美的白茶芽头们,便一颗颗应声离开了母树,装进了采茶工随身的茶篓里。(采银针,由于量少,是不必带筐子的,带个小篓子,足够了——村姑陈注)
随着时间的推移,一颗又一颗原本隔枝相望的白茶芽头们,便相继掉落进了透气的竹篓里,它们亲昵地相拥,互相问候,等待着接下来的安排。
茶篓子并不热,也不闷,因是竹枝编成,又通风又透气,茶芽们躺在里面,吹着丝丝的山风,别提多惬意了。
都可以开个卧谈会,聊上半会儿天了。

早晨9:00
采下来的白茶芽头,便可以叫作白毫银针茶青了。
这片高山白毫银针茶青,经过两三个小时的采摘,到早晨9点钟的时候,基本上一小片山头,已经采得差不多了。
该转移阵地,采另一片区域了。
而这些采下来的芽头(白毫银针茶青),便要立刻送去茶厂,进行加工了。
茶青宝宝们,被倒进了一只只大竹筐,然后,用“敞逢车”——运茶青专用的小皮卡,运到厂里去。
为了保证原材料、原产地、原地加工,茶厂大多建在离茶山不远的地方,顶多10分钟到20分钟的车程,这样才能保证茶青能及时摊晾,及时走水,不至于因为路途遥远而沤到茶青、影响成品茶的品质。
而选择“敞逢车”运输,则是为了通风与透气,让茶青们不闷、不热、疏散透气,不影响到其质量。
于是,白毫银针茶青宝宝们,便惬意地坐着“敞逢车”,到茶厂加工去了。

早晨9:30
茶厂的工人早就虚位以待了。
运茶青的车子一到厂里,地上的一条木头横档立刻就撤掉,让车子能直接倒车进入厂房。
待车停稳,厂里的工人跳上车子去,一人在上,一人在下,合力把装银针茶青的竹筐子给抬下来。
然后就是称重量,然后,登记收货。
车子迅速开走,而厂里的工人,开始紧张而麻利地摊晾。
是的,白毫银针加工的第一步,就是摊晾。
好像六大茶类的共同步骤,都是摊晾——不管什么茶青,采下来先摊晾,自然萎凋一会儿,再进入下一个步骤。
而白茶,萎凋就是它最长最甜的一个梦乡,等到萎凋醒来,它就要烘干,装箱,进入一个更长的美梦之中了。

早晨10:30
早晨第一批采下来的白毫银针茶青,全部进入了摊晾萎凋的阶段。
它们躺在离地70公分摆放的圆形水筛(竹筛)上,一颗颗分散开来安静地眯缝着眼睛,做着美好的日光浴。
当然,有的时候,这个时间段,它们已经不能做日光浴了——日光萎凋对温度和光照强度是有要求的,如果太强太猛,会把茶青晒伤、晒红、晒到某些养分挥发或者转化,损伤内质。
今天是3月16号,加上今年初春太姥山降了大雪,所以现在虽然是三月中旬,但气温却并不高,且日照也并不过度强烈,故而,今天的银针茶青,在早晨十点半的时候,还是可以放阳光底下晒一晒的。
正好让它们懒洋洋地再做一回光合作用,生成更多的有机物。
摊晾的水筛,摆放的高度是有讲究的,一定要离地70公分,有了这个高度,水筛中的茶青,便处于一个悬空的状态,上面有风拂过,下面也有风拂过,上下对流,交替吹风,让白毫银针茶青,可以均匀地失水,均匀地让水分离开时把茶青细胞中多余的那些物质也一同带走,从而让茶叶成品,少了苦味和涩味,多了鲜味的甘味。
均匀失水,这个步骤非常重要,但,大多数人做不到,摊晾萎凋,这需要非常大的场地,而地皮,是建茶厂最贵的成本。
这也就是列位看官喝到的某些银针,带着啤酒般苦味和涩味的根本原因所在。

中午12:00
阳光正烈,当头而下。
此时,茶青便不能再日光萎凋了,阳光太烈太猛,会把它晒红的——带红张的白茶,可不是品质高的白茶。
为了避免把好产区的优质茶青做坏,在阳光正烈时,便须得把茶青收起来,一筛一筛,送进阳光房里继续萎凋,避免让太阳直射。
待到下午两三点后,日头倾斜,光照不再猛烈,再把茶青一筛一筛拿出来,放在院子里,继续日光萎凋。
继续让茶青走水,失水,同时,让水分把多余的那些物质带走。
而留下更多的营养物质。
让白毫银针拥有更多的养分和滋味。

下午2:00
阳光弱了,白毫银针茶青们,被工人们一筛一筛地又搬了出来,继续在院子里做日光浴。
工人们楼上楼下,跑得不亦乐乎,茶青宝宝们躺在水筛上,快乐地像在度假。
嗯,这是在三亚海边,戴着墨镜,吹着海风,喝着椰子汁么?
太幸福了。
清风徐来,草木蓬蓬。
太姥山的春风,吹绿了山野,吹开了山花,也吹响了春天的号角。

下午4:00
阳光渐弱,而薄雾四起。
此时,空气湿度加大,白毫银针茶青们,便不再适合放在户外萎凋了,而是要再次搬进室内,搬进阳光房里,继续让漫射光对它进行萎凋 。
漫射光虽然不如直射光那么直接,那么强效,但它温和而不刺激,不致于晒伤茶青,是光线猛烈时,白茶茶青进行日光萎凋最好的补充。
于是,工人们又开始了搬运工作。
把院子里的茶青,再搬上楼,搬进阳光房里去。
银针宝宝们,再一次惬意地回到了室内,回到了带中央空调的阳光房里。
吹着空调,喝着冷风,它们继续,让身体里的水分离开,并且,把那些呈苦涩味的物质,多多地带走。
而那些鲜的,香的,醇的,爽的物质,更多地留下来,或者,利用日光萎凋的过程,再生成一些。

下午6:00
暮色四合。
银针茶青们,继续在阳光房里萎凋,吹风,呼吸吐纳,赶走水分。
经过一天的萎凋,身体里的水分失掉了一大半,它们已经被放进了阳光房最里端的位置,而外面是光照最强的地方,是中午下山的茶青和下午以及傍晚下山的白毫银针茶青们。
这些妹妹辈的银针茶青,由于采下来的时间更晚,进厂的时间更短,身体里的水分更多更丰盈。
它们比早晨第一批的白毫银针茶青,需要更多的阳光与温度。
它们现在也在阳光房里吹风,享受空调的抚慰。
今天采的所有茶青,都放进了阳光房,继续吹风,继续萎凋 。
待过这一晚,明天,阳光初起时,当第一缕光线洒进晒茶的院子,这些白毫银针茶青,将被如昨天一般,放到院子里,在离地70公分的架子上,萎凋,失水。
把不好的多余的物质带走,把好的物质留下来,再利用阳光,生成更多的好的物质。
这样的白毫银针,在成品之后,会更加鲜爽,更加稠滑,更加香浓,更加,有明媚的气息。
是白毫银针爱好者,心头的那一杯,琼浆玉液。

了解更多安吉白茶资讯,关注安吉白茶网 【www.123nice.net】

版权:茶农老司机

白茶阁为您提供村姑陈带你走进白毫银针的一天的图片、评论、观点、详细资讯,村姑陈带你走进白毫银针相关文章信息。

相关阅读:/

联系方式:微信号:baichage123

地址:浙江省 湖州市 安吉县 递铺镇 安城村

关键词:白毫银针

推荐阅读: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